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我心中的临朐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4月14日

  我的家乡是山东临朐,位于沂蒙山脉,历史悠久,风光秀美,文化底蕴深厚,自西汉置县迄今2000余年,是全国文化模范县和著名的“小戏之乡”“书画之乡”“奇石之乡”。

  人们常说,到远处去,到远方去,近的地方没有风景。其实,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临朐人,一直觉得,临朐美景与我,不仅是近,而且是亲,实为我心中最美的小城。

  “水是眼波横,山是眉峰聚,欲问行人去哪边,眉眼盈盈处。”闭上眼睛,细细想来,临朐的小城、古镇、村落,其实就俨然如点点繁星,散落在这样的青山绿水之间。

  讲到山,我中意的是位于县城东部的粟山。郦道元《水经注》称其为“孤阜秀丽、形若委粟”。一座小山,不高不奇不险,坐落于平川之上,犹如从天外飞来的一座山峰。山上建有祭祀农业的八蜡庙,祈求五谷丰登。想一想,在农耕时代,靠天吃饭,连年饥馑,一座靠近乡村,形似谷稷的小山,正好切合老百姓“背靠粟山,不愁吃穿”的美好愿望。因此,形如谷稷的粟山成了几千年以来当地百姓心中的寄托和依靠,也成了我心中临朐最具人间烟火、最接地气的一座名山。

  绵延城西的西山,除了点缀期间,碧波荡漾的小湖小溪,一到秋天,宛如悬挂红灯笼四处散落在山坡上的柿子树、长满红叶的幽谷山涧,也是一种最美的秋景。漫步在群山之间,且行且欣赏,也颇有收获。

  北京的西山山水、香山红叶,生在天子脚下,皇城根前,有海量重磅级文人墨客的描绘,加上精致的妆容,自然如京城中的阿哥和格格,浑然多了富贵之气。而生于村野乡间的临朐西山和红叶,再怎么费力,也只是如大户人家的秀才与小姐。但是,当你真正游走于临朐西山的碧水青山、红叶白塔之间,你仍会发现,她虽则粗服乱头,却仍难掩天香国色。

  山是眉峰,天下七十二名泉之一的老龙湾则是临朐最美的眼波。素有“北国江南”之称的老龙湾,水质极佳,清澈见底。风平浪静的龙湾湖水中,中间绿色的水草横斜有致,湖底则堆积着的低矮的水草,就像没膝的蔓草和黄蒿,幽幽的,蟠结错杂,深邃莫测,宛如空中俯瞰的东北兴安岭的原始森林。在流动的河渠之边,又是另一番灵动的气象。清澈的溪水哗哗地流淌着,长长的水草,被不算湍急的溪流细细地刷着,左右摆动,前后舒展,就如一个曼妙少女在以水面为镜,梳洗长长的秀发。

  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”我无法想像传说中千年以前的“荇菜”是什么样子,可从文字来看,自然是一种行走的青草。如果一种草会轻舞飞扬,那么,就只有淙淙律动、清澈见底的溪水,才是她跳跃的舞台了。疯长于老龙湾淙淙溪水中的青青草,自然就成就了我心中传说千年、伴窈窕淑女而生的荇菜模样。

  除了灵动的流水,老龙湾有中国江北最大的竹林,因了老龙湾清水的滋养,修竹茂盛,挺拔林立。一个有水有树的地方,自然成了鸟儿们的天堂。夕阳西下,倦鸟归林,叽叽喳喳,此起彼伏,好像鸟儿们在兴奋地交流一天来的奇闻趣事。听听飞鸟地婉啭的鸣叫,成了老龙湾畔的居民,夏天晚饭后休闲娱乐生活的一部分,天上的鸟儿大呼小叫,地上的人们也在叽叽喳喳,为又多了哪一种小鸟而争得面红耳赤,因为鸟儿在林子里藏着,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也无法确定正确的答案,争执一番后,大家打着扇子,伴着淙淙的溪水,回家去了。

  除了欣赏山水,如果你选择清晨出行,绝佳去处是临朐山旺化石。临朐山旺化石闻名遐迩,是亚洲最大的化石出土地,素有“化石宝库”的美誉。除了节假日,化石出土地其实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早晨,更是空山不见人。

  选择一个晴朗的早春清晨,远离现代文明的喧嚣,与远古时代来一次亲密接触。天刚蒙蒙亮,老公抱着睡意正浓的小女,我抱着御寒的薄毯,就出发了。将薄毯铺在车后座椅上,安顿好睡梦中的小女,一家人直奔目的地。从县城出发,约行车半个时辰,就到了进山的小路。山路非常寂静,只听得见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和后座上小女的酣睡声。因为人烟太过稀少的原因,对每一位惠顾景区的游人,看守的大爷都如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,非常热心,除了义务讲解之外,还可以喝上一杯祛寒的热水。化石景区内,有发掘过的深坑,积满了蓝汪汪、清澈的山水。附近的山岩上,可发现片片薄如蝉翼的化石。出土展示的山旺化石,近距离仔细欣赏,白白的,灰灰的,有花鸟虫鱼的痕迹,细细的四肢清晰可见。而且,一层一层岩石中的化石骨骼,如书中的工笔插画。层层如千卷书的化石,宛如轻风一吹,就能听到哗哗翻书声,让我们探究沧海桑田的历史进化。

  站在这亿万年前瞬间凝固了的画面之前,无法想像巨大灾难来临时,这些鲜活的生命抱对将逝生命的留恋,是一种怎样的恐慌与绝望。突然的,想到了五月天的那首有名的歌词:“如果你眼神能够为我,片刻地降临,如果你能听到,心碎的声音,沉默地守护著你,沉默地等奇迹,沉默地让自己,像是空气……偷偷地看着你,偷偷地隐藏着自己,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,你会发现,你会诧异……我最深处的秘密。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,你会鼻酸,你会流泪……看到我的全心全意……

  看着陷入沉思的我,老公摇了一下我的手:“来,来,来,听我喊一嗓子。”瞬间,山谷中就传来粗犷跑调的京腔叫板:啊……啊……连旁边看守的大爷也笑了起来。我戏谑道:“孤鸿的一声哀鸣,突然间就穿越到了远古时代,划破了史前文明。”

  正如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之岳阳楼;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之爱晚亭;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”之黄鹤楼;“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”,让江中的小小沙丘,也成了人们神往的地方。因为没有妙笔生花的笔,临朐之美就只能如毛延寿败笔之下的王昭君,免不了落入深闺,无人识面。

  远方的景色,宛若徐志摩的康桥,轻轻地走,轻轻地来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流连的是一种心情;而临朐的美景,就在我的左右手、家门口,于俯仰之间,悠然而见,因此,欣赏临朐的美景,予我,其实,过的是一种生活。

  临朐,我心中最美的地方。

  (作者单位:临朐法院)

关闭
友情链接

版权所有: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向阳路89号 电话:0536-8189013 邮编:2610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