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一纸未发出的判决书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4月17日

  在我的办公桌抽屉里,有一份未发出的判决书,每每打开抽屉看到它,就能想起月初发生的那一幕。

  时针指向了中午十二点,同事陆续去食堂就餐了。我把手头的撤诉裁定书又审查了一遍,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:“王法官,我们到法院门口了。”听着电话那头原告带着惊喜的声音,我如释重负,拿起卷宗急匆匆地下楼了。

  这是一起简单的共有财产纠纷。十二年前,赵某的老伴去世,赵某与本案原告登记结婚,双方均系再婚,婚后未生育子女,赵某与前妻育有一子一女,儿子因病先于赵某去世,儿子育有一女赵小某。赵某去世后,社保机构拨付十六万元抚恤金,因原告与赵某之女即本案被告就抚恤金分配数额未达成一致,该笔款项一直在赵某生前的单位账户内。

  第一次开庭时,原、被告双方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均到庭应诉,还各自带了亲戚朋友来旁听,法庭上充斥着浓浓的“火药味”。法庭调查开始了,双方提交的证据与庭审提纲和需查明的问题大相径庭,我多次行使释明权,告知原、被告双方围绕争议焦点提交证据,看着原、被告双方唇枪舌剑,我隐约觉得事情可能不是分割十六万元这么简单。

  庭审结束后,我单独询问了原告,得知赵某还有部分遗产未分割,包括一套房子和部分存款,若就遗产分割问题再提起诉讼,则要另行起诉,因她住在郊县,且年龄大了,往来城区开庭多有不便,便想在本案中一并解决。考虑到原告的特殊情况,我想组织原、被告双方进行庭外和解。我找被告谈了原告想和解的意向,谁知被告一口回绝,说她不着急领钱,拖着就行。为了减少双方的诉累和经济负担,及时化解矛盾纠纷,我给被告做了大量思想工作,她终于同意可以和原告谈谈了。

  庭前准备室内,原、被告双方、委托诉讼代理人及赵小某都到了,比起上次庭审的唇枪舌剑,这次和解工作进行得还算平静。经过一上午的拉锯战,双方终于就抚恤金的分割达成了一致,一人一半,原告放弃赵某遗产部分的继承权,房子给赵小某。我也帮着一起草拟了和解协议,但原告未带涉案房屋房产证原件,被告认为原告没有诚意,费了半天功夫,双方还是谈崩了。

  回到办公室后,我觉得深受挫折,甚至有点后悔,早知是这样的结果,还不如利用半天的时间,判决书也就写完了,还费了这么多精力。于是我着手准备判决书了,共有纠纷的案情不复杂,标的额也不大,所以判决书很快就完成了。看着准备好的判决书,想起了原告蹒跚的步履、被告期盼的眼神,我再次拨通了原、被告的电话,打算再给两方做做思想工作。

  我告诉原告,要体谅被告的父女亲情,房子是父亲留给她的念想。又苦口婆心地劝被告,其父老年丧子,正是原告的陪伴,给他慰藉,帮他度过了最悲痛的时刻。上午十点半了,原、被告及赵小某终于达成了和解协议,原告将房产证的原件交付被告,并当庭提交了撤诉申请,后三方一起前往赵某生前的工作单位领取抚恤金。考虑到原、被告路途遥远加之原告行动不便,我便告知原、被告,领取抚恤金后再来领取撤诉申请。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。那份起草好的判决书就没有用武之地了,静静地躺在抽屉里。

  每一位当事人可能一辈子就进一次法院,也许就打一回官司,法律不过是一种工具,每个案件的背后都是一个个活生生、有人格、有尊严、有想法的当事人,简单地依照法条处理一个案件并不难,但是也要考虑人性、情感,只有帮当事人解决了问题,才是圆满结果,他们拿到裁判文书的时候,才会从内心接受。

关闭
友情链接

版权所有: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向阳路89号 电话:0536-8189013 邮编:261011